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心归命·通身靠倒·厌离娑婆·欣求净土

shitengxing201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厌离娑婆轮回苦,誓愿求生净土。当动觉悟,背尘合觉,出缠还净。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。净念相继,无念而念,观佛念佛,句句分明。都摄六根,念佛时,心中要念得清清楚楚,口中要念得清清楚楚,耳中要听得清清楚楚。意舌耳三根,一一摄于佛号。一念相应一念佛,念念相应念念佛。念念与阿弥陀佛感应道交。一心归命,通身靠倒,厌离娑婆轮回苦,欲出三界火灾,欣求西方弥陀净土。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二十四礼》  

2013-06-14 18:42:26|  分类: 论语(框式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释中庆《《二十四礼》》

 

  


 




    禅与谦德 - 惭愧尼释中庆 - 不为自己求安乐,但愿众生得离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二十四礼》

 一、【伯禽趋跪】
  周鲁伯禽。观于桥梓。入门而趋。登堂而跪。
  【原文】
  周伯禽、随康叔三见周公。三被笞。以问商子。曰。南山之阳有桥木。北山之阴有梓木。盍往观。伯禽见桥高而仰。梓卑而俯。还告商子。曰。桥者父道。梓者子道。明日。伯禽入门而趋。登堂而跪。周公嘉其得君子之教。
  
  周公制礼。实开礼教之源。且尝一饭三吐哺。一沐三握发。以礼天下之贤士。其子伯禽未谙礼节。宜其三见而三笞之也。商子以桥梓明父子之道。俾尽乎礼。诚不愧为君子矣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周朝初年间时候。有个周公的儿子。名叫伯禽。跟了周公的弟弟康叔去见周公三次。就被他的父亲痛打了三次。伯禽就去问商子。这是为了什么缘故。商子道。南山的阳面有一种树。叫做桥木。北山的阴面有一种树。叫做梓木。你何不去看一看呢。伯禽听了商子的话。就去看了。只见桥木生得很高。树是仰着的。梓木长得很低。可是俯着的。就回来告诉商子。商子就对伯禽说道。桥木仰起。就是做父亲的道理。梓木俯着。就是做儿子的道理。到了第二天。伯禽去见周公。一进门就很快的走上前去。一登堂就跪下去。周公称许他受了君子的教训。
  
  二、【宋桓罪己】
   宋桓未立。深明大体。遇水恤民。言惧名礼。
  【原文】
  周宋大水。鲁庄公使吊焉。公子御说。承父命对曰。孤实不敬。天降之灾。又以为君忧。拜命之辱。臧文仲曰。宋其兴乎。禹汤罪己。其兴也勃焉。桀纣罪人。其亡也忽焉。且列国有凶。称孤。礼也。言惧而名礼。其庶乎。
  
  罪归诸己。则和气致祥。人心欢洽。罪归诸人。则戾气相感。民怨沸腾。公子御说以天灾引咎自责。臧孙达谓其是宜为君。有恤民之心。厥后果称贤君。可见人君之宜履礼爱人也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周朝时候。宋国里受了重大的水灾。鲁国里的庄公就差了人去吊问。宋国庄公的公子名叫御说的。受了他父亲的命。对鲁国差来的人说道。因为了孤的不敬。所以上天降下了灾祸。又使得贵国的君侯忧虑。这是我们觉得很抱歉的。就此拜受了贵国君侯的赐问了。鲁国的大夫官臧文仲知道了这一番话。就说道。宋国将要兴起了。从前夏朝禹王、商朝汤王、每每归罪自己。所以他们的兴起来。是很快的。亡国的君主。像夏朝的桀、殷朝的纣、件件归罪别人。所以他们的亡国。也是很容易的。并且诸侯列国里面。有了凶灾的事情。就自己称孤。这是最合于礼的。言语既然恐惧。称呼又很合礼。这样说来。宋国的兴起。是无疑的了。
  
  三、【鉏麑触槐】
  鉏麑刺盾。奉命而来。不贼恭敬。竟自触槐。
  【原文】
  周晋鉏麑、勇而知礼。灵公不君。赵宣子数谏。公患之。使鉏麑贼之。晨往。寝门辟矣。盛服将朝。尚早。坐而假寐、麑退而叹曰。不忘恭敬。民之主也。贼民之主。不忠。弃君之命。不信。遂触槐而死。
  
  鉏麑、一力士耳。其于赵盾。无恩怨之可言。非若灵辄之翳桑受惠也。况将君命以往乎。乃见盾之不忘恭敬。遂不忍贼民之主。触槐以死。其重礼为何如乎。而盾之获免全在礼。人可斯须去礼乎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周朝时候。晋国里有一个人。名叫鉏麑。生平既然勇敢。又是很懂得礼体。晋国的灵公却是一个无道的昏君。他的臣子姓赵名叫盾的、后来的谥法就叫赵宣子、劝谏了好几次。晋灵公很讨厌他。就差了鉏麑去行刺。可是鉏麑去行刺的时候很早。赵宣子的寝室门、却是已经开了。端端正正穿好了朝服。预备上朝去。因为时候还早。赵宣子正坐着小睡。鉏麑见了这样情形。就退了出来。叹着一口气说。一个人平居时候。不忘了恭敬。这就是人民的主人翁了。去刺死人民的主人翁。这就是不忠。抛弃了君上的命令。这就是不信。不忠不信。那里能够在世上做人呢。就自己向槐树上撞死了。
  
  四、【孔子尽礼】
  至圣孔子。老聃是师。事君尽礼。温恭威仪。
  【原文】
  周鲁孔子、幼嬉戏。陈俎豆。设礼容。适周。问礼于老聃。仕鲁。摄行相事。事君尽礼。入太庙。每事问。从而祭。膰肉不至。遂行。过宋。与弟子习礼树下。燕居。申申夭夭。温而厉。威而不猛。恭而安。席不正不坐。割不正不食。
  
  孔子为三代完人。所尽不仅礼也。惟礼教以周孔为尊。周公制礼。孔子定礼。而礼教得以大明。以天纵之圣。犹问礼于老聃。且入太庙。每事必问。子贡欲去告朔饩羊。犹曰我爱其礼。故为万世之师也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周朝时候。鲁国里有个大圣人。就是人人最尊敬的孔夫子了。孔夫子在幼年游戏的时候。就陈设了礼器。装了行礼的仪容。可见他生性是喜欢讲礼的。到了周朝。就在老子那儿问礼。后来在鲁国里做司寇官。代理着相国的职务。他的服事君王。非常的尽了礼节。走进周公的庙里。每一种事情。都要向人家问着。有一次、跟了鲁国的君主行祭礼。可是烧熟的祭肉。没有分给孔夫子。孔夫子因为他们无礼。没等到脱下礼帽来。就离开了鲁国。走到别地方去。路过宋国地方。和一班弟子们在树底下习练礼节。孔夫子在平常没有事的时候。他的容貌很舒畅。神色很愉快。外面虽然温和。可是仍旧带着严肃。外面虽然威严。可是不流于刚猛。外面虽然恭谨。可是心里仍是很安泰的。他遇着放得不正当的坐位。就不肯坐下。割得不方正的肉。他就不肯吃。可见得圣人对于小小的事情。也是不肯苟且的。
  
  五、【石奋恭谨】
  石奋父子。敬谨持躬。忠孝慈悌。万石家风。
  【原文】
  汉大中大夫石奋、无文字。极恭谨。四子皆以谨。官至二千石。因号万石君。归老于家。过宫门。必下车趋。见路马。必式。子孙为吏来谒。必朝服见之。不名。子孙有过。为便坐。对案不食。诸子相责。肉袒谢罪。改之。乃许。
  
  许止净谓石家父子。以敬谨持躬。故事君则忠。事父则孝。教子则慈。治民则化。文王以小心翼翼而兴周。武侯以一生谨慎而治蜀。至晋则竞尚旷达。倮身相对。子呼父名。蔑视礼法。遂召五胡之乱矣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汉朝有个大中大夫。名叫石奋。他虽然没有什么文学。可是做人很恭敬谨慎。他有四个儿子。个个都因为谨慎。所以都做了吃俸禄二千石的官。因为了这个缘故。所以人家把石奋称做万石君。万石君在朝廷里告了老。回到了家里住着。但是偶然经过皇帝的宫门。必定跳下了车子快快的走着。看见了皇帝所用的马。一定俯了头、表示着敬礼。他的子孙有做了官来见他的。万石君必定穿了朝服才见他们。也不再去叫他们的名字。子孙偶然有了过失。万石君就便坐着。对了桌子不肯吃饭。等到儿子们大家互相责备。脱去了上身的衣服谢着罪。改过了。才答应他们。
  
  六、【仇览自整】
  仇览宴居。以礼自整。不责妻孥。免冠内省。
  【原文】
  汉仇览、一名香。为蒲亭长。劝人生业农事毕。乃令子弟还就学。其剽轻游恣者。皆役以田桑。严设科罚。平日宴居。必以礼自整。妻子有过。辄免冠自责。妻子庭谢。候览冠。乃敢升堂。三子皆有文史才。元最知名。
  
  石奋子孙有过。不责子孙。而以对案不食化之。仇览妻子有过。不责妻子。而以免冠自责化之。陈元母告元不孝。览以教化未至。亲到元家。为陈人伦孝行。元卒成孝子。其礼教之化人。诚足为后世法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汉朝时候有一个人。姓仇。单名一个览字。又一个名字就叫香。做了蒲县地方的亭长。每每劝百姓们农业完了之后。就叫子弟们去读书。子弟们里面、或者有些轻佻游荡的。就叫他们服役。或是耕田。或是种桑。很严厉地设下了科罚的条例。平日间在家里安居的时候。必定用礼仪整饬自己。妻子们偶然有了过失。仇览每每脱去了自己的冠帽。自己责备着自己的教化不好。他的妻子们觉悟了。在庭前谢着罪。等候到仇览戴起冠帽。才敢升上堂来。仇览有三个儿子。都有文史的才学。内中有个叫仇元的。是最有名望。
  
  七、【卢植楷模】
  卢植侍师。左右美姬。未尝一盼。数载如斯。
  【原文】
  汉卢植、字子干。刚毅有大节。师马融。融左右多列美姬。植侍讲数年。未尝一盼。融以是敬之。董卓议废立。众唯唯。植独抗论不回。曹操尝曰。植名著海内。学为儒宗。士之楷模。国之桢干。昭烈微时。尝执经门下。
  
  礼为男女大防。人之心志。最易为女子所移。故孔圣尝以未见好德如好色勉人。马融坐高堂。施绛帐。前授生徒。后列女乐。亦以试诸生之心耳。植侍讲数年。未尝一盼。即此守礼一端。可以风世矣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汉朝末年间的时候。有一个姓卢的人。名叫植。表字叫子干。他的为人刚毅。很有气节。拜马融做先生。马融的左右。多排列着美貌的姬妾。卢植在先生的面前。侍立着讲书。有好几年。没有一次把眼睛去看她们的。马融因为这个缘故。所以很敬重卢植。那时候有一个大奸臣名叫董卓的。聚合了朝廷的臣子。会议废立皇帝的事情。许多的人都畏惧董卓的威权。只有唯唯的答应。独有卢植说着反对的论调。曹操曾经称赞他说道。卢植的声名。彰著于四海之内。他的学问。可以做儒家的宗师。是读书人的模范。是国家的干材。蜀汉昭烈帝贫贱的时候。曾经在卢植的门下受业。
  
  八、【孙晷温恭】
  孙晷独处。未尝倾斜。穷老告索。欣敬有加。
  【原文】
  晋孙晷、恭孝清约。每独处幽暗之中。容止瞻望。未尝倾斜。虽侯家丰厚。而布衣蔬食。躬耕垄亩。诵咏不废。欣然独得。亲故有穷老者数人。恒往来告索。人多厌慢之。而晷欣敬逾甚。寒则同寝。食则同器。朝野称之。
  
  人能于独处幽暗之中。容止瞻望。常不倾斜。则其动容周旋。必中礼矣。人能于穷老告索之时。有求必应。不生厌慢。则其敬老怜贫之礼尽矣。况事父孝。事兄恭。喜人善。畏闻人恶。非深于礼者不至此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晋朝时候。有个姓孙名晷的人。他的为人恭谨孝友。清静俭约。就是独自一个人住在幽暗的地方。他的容貌举止。和两目观望的时候。没有倾斜一些儿的。虽然他的家里。因为是封侯的。所以很富厚。可是他穿的是布衣。吃的是蔬菜。并且亲自在郊野里耕种田地。仍旧不废弃读书吟诗的功课。他很欢欣地、似乎有独得的快乐。他有几个老年穷苦的亲戚故交。常常到他家里来借钱。人家多讨厌他们。怠慢他们。但是孙晷是格外的欢迎。格外的敬重。天冷的时候。就同他们一处睡着。吃饭的时候。就同他们一桌吃着。朝廷里的人和郊野里的人。都称赞他的。
  
  九、【荣绪拜经】
  宋臧荣绪。笃爱五经。孔子生日。膜拜典型。
  【原文】
  南宋臧荣绪、幼孤。灌园以供祭养。母殁。朔望辄拜。甘珍必荐。隐居京口。教授生徒。学者称为披褐先生。甄明至道。惇爱五经。以孔子庚子日生。其日、陈五经。衣冠拜之。又以饮酒乱德。言常为诫。其纯笃如此。
  
  孔子删诗书。定礼乐。赞周易。修春秋。为万世礼教之师。是五经所在。即礼教所在。臧荣绪以尊敬孔子而笃爱五经。以孔子生于庚子日。乃于是日陈列五经。且具衣冠而拜之。而谓五经可废也否耶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南北朝时候。南宋朝的臧荣绪。从小就没有了父亲。他亲自在园地里种了菜蔬。拿来做祭祀祖宗和供养母亲的用度。后来他的母亲死了。他在初一和十五这两天。每每很恭敬的拜着。有了甜美珍贵的食物。也一定要献供的。臧荣绪隐居在京口地方。教授着一班学生。当时的读书人。因为他虽然不做官。却是很有学问。所以称他叫做披褐先生。他的为人表明大道。笃爱那诗经呀、书经呀、易经呀、礼记呀、春秋呀、这五部经。因为孔夫子是在庚子那一天生的。所以他到了这一天。把这五部经陈列在书桌上。穿了礼服、戴了礼帽拜着。他又因为喝酒是要扰乱人的德性。所以常常说着警诫的话。他平生品行的纯正和笃实。大概都是这个样子的。
  
  十、【原平恭耕】
  郭子原平。事死如生。恐人裸袒。束带躬耕。
  【原文】
  南宋郭原平、禀至行。佣力养亲。亲殁既葬。墓前田数十亩。原平见耕者裸袒。亵其墓。乃货家资。贵买其田宅。束带垂泣。躬自耕垦。每出卖物。裁求半价。邑人共识。加价与之。彼此相让。要使微贱。然后取直。
  
  许止净曰。诗云、维桑与梓。必恭敬止。况父母邱墓乎。束带躬耕。此礼之出乎至性者。非矫也。卖物求半价。而人加价与之。何俗之醇耶。然盛德所感。无有顽民。亦理之必然也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南北朝时候。长江以南的宋朝。有一个守礼的孝子。姓郭。名字叫做原平。生来就有一种至性。他家里非常穷苦。郭原平替人家做工。把得来的工钱、置办物品、奉养他的父亲母亲。后来他的父亲母亲死了。安葬以后。坟面前有几十亩的田。郭原平见那耕田的赤身露体。未免亵渎了他父母的坟墓。就把家里的产业都出卖了。用很重的价值。把那个田地买了进来。束好了带。流着眼泪。亲自去耕种开垦。每每出去卖物。只讨着一半的价值。城里的人都晓得他是郭原平了。就把他的讨价。加倍给他。彼此大家辞让着。终要使得略为贱一些儿。才收了价钱。
  
  十一、【索敞严肃】
  索敞讲学。肃而有礼。己立立人。多士济济。
  【原文】
  北魏索敞、为中书博士。时魏尚武功。贵近子弟。不以讲学为意。敞勤于诱导。肃而有礼。贵游皆严惮焉。多所成立。前后显达。至尚书牧守者数十人。皆受业于敞。敞以丧服散于众篇。遂选比为丧服要记。
  
  许止净谓世风日下。士气嚣张。为师者宁取其严。不取其宽。师不严、则道不尊。学者于自治之规矩准绳。尚瞀瞀不知。安望其克己复礼。为忠为孝乎。故治国必自端士风始。欲端士风。必自尊师道始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南北朝时候。北魏朝里有一个姓索单名一个敞字的人。在朝里做了中书博士的官。这时候的魏朝。一味的讲究武力功劳。贵家的子弟们。都不留意去考究学问。索敞的教导人。是很勤谨的。循循善诱。既然很严肃。又很有礼节。因此贵家的子弟跟他游学的。都很惧怕他。所以能够成名立功的人很多。前前后后都有显达的人。官做到尚书太守的。竟有几十个。都是曾经在索敞那儿受业过的。索敞又因为礼记里的丧服一部份。向来没有专篇。都是散见在各篇的里面。他就一概选出来。再分了类。做成了一篇丧服要记。
  
  十二、【薛聪矜庄】
  薛聪方正。暗室矜庄。友于诸弟。杖罚何妨。
  【原文】 
  北魏薛聪、方正有理识。虽在暗室。终日矜庄。见者莫不懔然。父忧庐墓。酸感行路。友于笃睦。而家教甚严。诸弟虽婚宦。恒不免杖罚。除徐州刺史。政存易简。卒于州。吏人留其所坐榻。以存遗爱。谥简懿侯。
  
  许止净曰。薛聪事魏高祖。帝每曰。朕见薛聪。不能不惮。何况他人。欲进以名位。辄不受。帝曰。卿天爵自高。非人爵所能崇也。故人必自励于暗室。而后能化及于家国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南北朝时候。北魏朝有一个姓薛名叫聪的人。他的品行很方正。办出来的事务、都是很合理、很有见识。虽然住在暗房子里面。也镇日价很端正庄严的。别人家看见了他。没有一个不惧怕的。他丁了父亲的忧。在坟旁边筑了一间茅篷住着。他悲酸的哭声。就是走路过的人听得了。也要替他伤心。他对于兄弟们。很友爱和睦。可是家教很严。诸位弟弟。虽然已经娶了亲。做了官。但是有了过失的时候。总免不了用杖责罚的。后来薛聪做了徐州地方的刺史官。他的行政很简易。不繁重。他死在徐州任上。下属和人民。把他的坐榻保存起来。表示留存薛聪的遗爱。朝廷里又封赠他叫简懿侯。
  
  十三、【彦光易俗】
  彦光立学。招致大儒。焦通礼阙。令其观图。
  【原文】
  隋梁彦光、为相州刺史。相州人情险诐。千变万端。光招致大儒。每乡立学。非圣哲之书不授。于是人皆刻励。风俗大变。有焦通事亲礼阙。为从弟所讼。光令观孔庙中图像。通悲愧若无容。因训而遣之。卒为善士。
  
  彦光为岐州刺史。甚有惠政。迁相州刺史。尽力提倡礼教。卒至大变其俗。焦通礼阙。令观孔庙中韩伯俞母杖不痛。哀母力衰、对母悲涕之像。通遂自愧无容。卒以改善。愈见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隋朝时候。有个梁彦光。在相州地方做刺史官。相州地方人民的性情。向来是很阴险很偏陂的。所以变化多端。梁彦光就招致了品行端方的读书人。在每一个乡村里。设立一个学校。不是圣贤人的书。是不讲的。因为这个缘故。人人都很刻苦勉励。相州地方的风俗。也大大的改变了。有一个人、姓焦名叫通的。侍奉双亲。没有礼节。给他的从堂兄弟告发了。梁彦光就叫焦通去看孔夫子庙里、韩伯俞因为母亲打他不痛、悲伤母亲的力衰、对着母亲大哭的图像。焦通就悲痛惭愧的了不得。好像没有容身之地的样子。于是梁彦光就教训他一番。叫他回去。终于焦通改过了。成了一个品行良善的人。
  
  十四、【德言对经】
  德言开经。辄先祓濯。束带振襟。危坐苦学。
  【原文】
  唐萧德言、字文行。明左氏春秋。太宗时。历著作郎。弘文馆学士。晚节学愈苦。每开经。辄祓濯。束带危坐。妻子谏曰。老人何自苦。曰。对先圣之言。何复惮劳。诏以经授晋王。封武阳县侯。卒年九十七。
  
  归有光曰。广东陈元诚。平生未尝读书。一朝自感激。取四子书终日拜之。忽能识字。夫儒家经书。本是修淑身心。一言而为天下法。一行而为百世师。经书所在。古圣贤嘉言懿行所在也。可不敬欤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唐朝时候。有一个姓萧名叫德言的。表字就叫文行。他贯通了一部左氏春秋。在太宗皇帝的时候。先做了专掌国史的官。后来又升做了弘文馆学士。萧德言到了晚年的时候。更加刻苦研究学问了。每逢要摊开经书来。一定先要洗了手、洗了脸。并且束好了衣带。端端正正的坐着。他的妻子劝他道。老年人为什么还要自己这样的寻苦吃呢。萧德言回答他的妻子道。对了先圣人的言语。那里再敢怕辛苦呢。皇帝下了诏书叫他去教授晋王读经书。又封了他武阳县的侯爵。萧德言死的时候。年纪已经九十七岁了。
  
  十五、【镇周赠帛】
  镇周宴客。赠帛泪流。官民礼隔。不得交游。
  【原文】
  唐张镇周、舒州人。自寿春迁舒州都督。就故宅。多市酒殽。召亲故酣饮十日。既而分赠金帛。泣与之别。曰、今日犹得与故人欢饮。明日则舒州都督治百姓耳。官民礼隔。不复得为交游。自是一无所纵。境内肃然。
  
  以舒州人而为舒州都督。诚非易易。守法则伤情。徇情则违法。违法、非礼也。伤情、亦非礼也。镇周先就故宅欢宴亲朋十日。复分赠金帛。临别又以礼隔泣告之。情深矣。法彰矣。礼尽矣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唐朝时候。有一个姓张名叫镇周的。他本来是舒州地方的人。后来打从寿春地方、迁调到舒州地方去做都督。他就到了自己家里。买办了许多的酒呀、菜呀。遍请了亲戚朋友来。大家很高兴地吃了十天的酒席。等到酒席吃完了以后。又把金银绸缎分送给他们。流着眼泪和他们告别。并且对他们说道。今天还能够同诸位老朋友、很高兴地喝酒。明天那是舒州的都督治理百姓了。官吏和人民。在礼节上是有阻隔的。那末大家就不可以再来往了。从此以后。他治理一切的事情。一些儿没有放纵的地方。所以舒州境内。是很严肃平靖的。
  
  十六、【韩皋敬笏】
  韩皋敬慎。三世大臣。祖父遗笏。不授仆人。
  【原文】
  唐韩皋、字仲闻。休之孙。滉之子也。貌类父。既孤。不复视鉴。资质厚重。有大臣器。官至户部尚书。其家三世为大臣。传执一笏。皋以笏经祖父所执。未尝轻授仆人之手。归则躬置于卧内榻上。明日出。复自取之。
  
  韩休拜黄门侍郎同平章事。韩滉仕至将相。皆事君尽礼。一门三代为大臣。皆止于敬。而皋且敬及其笏。未尝将祖父所存之手泽。轻授于仆人。其礼也。亦即其忠也、孝也。於戏。不愧为韩休之孙矣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唐朝时候。有一个姓韩名叫皋的。表字叫做仲闻。就是著名的宰相名叫韩休的孙子。出将入相名叫韩滉的儿子。韩皋的面貌。很像他的父亲。所以韩皋打从父亲死了以后。就不再去照镜子了。他的资质很厚重。颇有大臣的器度。后来毕竟官做到户部尚书。他们的家里。三代都做了这样的大官。传下来一块朝见皇帝时候执着的手版。韩皋因为这块朝皇的手版。是经过他的祖父和他的父亲所执过的。所以没有一次轻易地交给仆人手里去拿。他每逢朝里回家的时候。必定亲自把这块手版、放在卧室里的榻上。第二天出去朝皇的时候。再亲自拿取的。
  
  十七、【公绰小斋】
  唐柳公绰。兄弟孔怀。教子礼法。不离小斋。
  【原文】
  唐柳公绰、非朝谒之日。平旦即至小斋。诸子仲郢。皆束带晨省。与弟公权及群从弟。皆会食。自旦至暮。不离小斋。烛至。召子弟入。躬读经史讫。乃讲居家治官之法。然后归寝。诸子复昏定。凡二十余年如一日。
  
  公绰为京兆尹。杖杀无礼之神策军将。穆宗怒诘之。执礼不屈。帝退谓左右曰。汝曹须作意此人。朕亦畏之。其妻韩夫人。和丸教子者也。故子仲郢、孙璞、珪、璧、玭、皆官于朝。世以孝弟礼法。为士大夫宗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唐朝时候。有一个姓柳名叫公绰的人。他在不上朝去见皇帝的日子。天色初初亮起来的时候。就到自己读书的小斋里。他的儿子们柳仲郢等等。都束好了带。去行早晨省问的礼节。柳公绰和他的弟弟柳公权。以及那一班从堂兄弟们。都一同会聚了吃饭。打从早晨一直到晚上。总不离开这个小斋的。天晚了。家人们点了蜡烛送进来。柳公绰就把子弟们叫进小斋来。自己读完了经史以后。就对他们演讲居家和做官的大道理。这样完了以后。才回到寝室里去。儿子们再来问了晚安。行了昏定的礼节。这般地行了有二十多年。一些儿也没有改变的。
  
  十八、【崔棁命仆】
  崔棁端庄。言不多说。役使仆僮。亦用礼节。
  【原文】
  后梁崔棁、举进士。仕至太子宾客。性至孝。接后生未尝无诲焉。群居公会。端坐寡言。尝云非止致人爱憎。且或干人祖祢之讳。指命仆役。亦用礼节。盛暑祁寒。不使冒犯。尝梦定命之限。故六十七请退。明年果终。
  
  人每以为仆役之对于我。应有礼节也。我之对于仆役。无所用其礼节。不知礼为五常之一。常者、即须臾不可离也。无论对于何人。处于何地。皆须合礼。惟在用之得当耳。观崔棁之于仆役、可知矣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五代时候。后梁朝有一个姓崔名叫棁的人。中了进士。官做到太子宾客。他的天性非常孝顺。接见后生的时候。没有一次是不去教诲他们的。每逢许多人聚在一块儿。或是公共聚会的时候。他一定很端端正正的坐着。很少讲话。他常常说。多讲话不但引起人家的欢喜和厌恶。并且或者干犯人家祖上的名讳。所以还不如少讲话。他就是差遣用人。也用礼节去差他们的。在大热大冷的时候。总是很小心。不使受了暑热。或者冒了风寒。有一次、他梦见有人引他走三十里路就住了。又有一个人说。他是修善的。就加引了三十八里。所以他晓得自己寿命的限度。是六十八岁。于是到了六十七岁的时候。就告了老。第二年果然死了。
  
  十九、【杨时立雪】
  宋有杨时。师事程颐。雪深一尺。侍立不移。
  【原文】
  宋杨时、字中立。潜心经史。第进士。调官不赴。以师礼见程颢于颍昌。相得甚欢。及归。颢目送之曰。吾道南矣。颢卒。又从程颐于洛。年已四十。事颐愈恭。一日、颐偶瞑坐。时与游酢侍立不去。颐既觉。门外雪深一尺。
  
  二程为当代名儒。杨时舍官师事之。知所择矣。其后历知浏阳余杭萧山三县。皆有惠政。最可佩者。侍立师旁。雪深一尺而不去。盖其得力于二程之礼教多矣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宋朝时候。有一个姓杨单名叫时的人。表字就叫中立。他读书对那经书和史书很用心。中了进士之后。朝廷里调他去做官。杨时不肯就。他到颍昌的地方去。拜了大程夫子名叫颢的做先生。师生们都很欢心。等到他回去的时候。程颢双眼送着他说道。从此我们的大道。传到南方去了。程颢去世了以后。杨时又到洛阳地方去。在二程夫子名叫颐的那儿受业。这时候、杨时的年纪已经有四十岁了。可是侍奉先生愈加的恭敬。有一天、程颐偶然闭了双眼坐着。杨时和一个同学、姓游名叫酢的、在程颐旁边侍立着不去。等到程颐醒了。门外面已经下了雪、有一尺多厚了。
  
  
  二十、【朱熹闲居】
  晦翁庄重。敬慎威仪。自少至老。须臾未离。
  【原文】
  宋朱熹、字仲晦。自号晦翁。庄重能言。闲居、未明而起。深衣幅巾方履。拜于家庙及先圣。退坐书室。几案必正。书籍器用必整。倦而休也。瞑目端坐。休而起也。整步徐行。其威仪容止之则。自少至老。未尝须臾离也。
  
  晦翁幼颖悟。父松指天以示。问曰。天之上何物。父异。授以孝经。封之。题其上曰。不若是。非人也。尝从群儿戏沙上。独端坐。以指画沙。视之、八卦也。幼时已不凡。至观其平日行止。无时无地。不合于礼也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宋朝有个著名的大儒家朱夫子。单名是一个熹字。表字就叫仲晦。自己取了一个别号。叫做晦翁。他的为人。很端庄稳重。在朝廷里又能够很正直的说话。他在平日家居的时候。每每天色还没有亮。他就起来了。穿好了衣裳相连的制服。戴了幞头。着了方头鞋子。到家庙里和先圣神位前去跪拜。行了礼以后。退回到书房里。几案必定摆得很正。一切书籍器用。必定很整整齐齐的。有时候倦了休息。就闭了眼睛端端正正的坐着。休息完了起来。就整齐了脚步慢慢的走。他的威仪和容貌举止的法则。从少年时节一直到老。没有一些儿时候放弃了的。
  
  二十一、【希宪礼贤】
  元廉希宪。卓见超群。不厚尊贵。独礼斯文。
  【原文】
  元廉希宪、礼贤下士。刘整以尊官往见。公不命坐。宋诸生褴褛。袖诗请见。公延入坐。尽欢。既罢。人或问之。公曰。国家大臣。语默进退。系天下轻重。刘整虽贵。曾有犯上之行。诸生斯文。我不加厚。则儒术由此衰矣。
  
  尊富贵。轻贫贱。人之常情。而不知已失礼矣。然非谓尊贫贱而轻富贵也。亦惟视其贤不贤耳。亦非谓尊其贤而轻不贤也。盖不贤者须化之为贤。故嘉善而矜不能。若以不贤致富贵者。则卑之可也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元朝时候。有一个姓廉名字叫希宪的很敬礼贤士。并且很谦虚优待读书人。有个大官姓刘名叫整的去见他。廉希宪不叫他坐。有几个前宋朝的秀才。衣服穿得很破很丑。袖子里带了所做的诗句去见他。廉希宪就邀他们入坐。大家谈得很欢喜。这班人去了以后。人家就问廉希宪。这是为了什么缘故。廉希宪说。凡是做国家里大臣的人。或说或不说。和他的一进一退。都关系着天下的轻重。刘整虽然贵显。可是他曾经有了冒犯皇上的行为。秀才们都是些斯文的人。我若不去格外的厚待他们。那末读书的风气。都要从此衰下去了。
  
  二十二、【公谅检饬】
  宇文公谅。拒女夜奔。暗室端坐。手记思存。
  【原文】
  元宇文公谅、弱冠馆于富室。半夜有妇人叩门。公谅厉声叱去。翌日。以他事辞归。终不告以故。平居虽暗室。必正衣冠端坐。尝自识手记之编首曰。昼有所为。暮则书之。其不可书。即不敢为。天地鬼神。实闻斯言。
  
  许止净曰。按辍耕录公谅入浙省院试。案上有宇文同知四字。不知何人所书。试官以文不中式。将黜之。座主龙鳞州过浙。力主此卷。卒置榜中。旋登进士第。官同知。虽曰爵禄前定。盖亦阴德所致耳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元朝时代。有一个人。双姓宇文。名字叫做公谅的。当他年纪二十岁的时候。在一家富户人家坐馆教书。有一天、半夜里的时候。有一个妇人、来敲他书房里的门。宇文公谅就大声地把她叱退了。到了第二天。宇文公谅就推托了别的事情。辞了馆回去。终于不把这个缘故讲出来。他平常闲居的时候。虽然独自一个人住在暗室里。也一定正了衣服帽子。端端正正地坐着。他曾经亲自在他所记事的书面上写着道。白天里所做的事务。到了晚上就记起来。倘若有不可以记出来的事务。那就不敢做的。天地和鬼神。请听了这些话。并且时时刻刻的监督着。
  
  二十三、【道寿进杖】
  道寿尽礼。以事其亲。受杖谢教。文质彬彬。
  【原文】
  元萧道寿、母年八十。事养尽礼。每旦、候母起。夫妇亲侍盥栉。日三饭。必侍母食然后食。至夕、必侍母寝然后寝。母或怒。欲罚之。道寿自进杖。伏地以受。杖足。母命起、乃起。起复再拜。谢违教。拱立左右。俟色喜乃退。
  
  论语云。生、事之以礼。死、葬之以礼。祭之以礼。人子事亲。本当始终尽礼。须臾无违。乃道寿必自进杖。伏地以受。命起乃起。起复再拜。敬谢违教。拱立左右。色喜乃退。尽礼之至矣。故录之以为好礼者法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元朝时候。有一个姓萧名叫道寿的人。他的母亲。年纪已经八十岁了。他服事母亲。奉养母亲。都是非常的尽礼。每一天的早上。等候他的母亲起来了。萧道寿夫妻两个人亲自侍奉洗脸梳头。每天三餐饭。一定要等候他的母亲吃了才自己去吃。到了晚上。一定要等候他的母亲睡了才去睡。有时候、他的母亲或者生了气。要责罚他。萧道寿就自己拿了杖来进给母亲。自己跪在地下受打。打完了以后。他的母亲叫他起来。才敢起来。起来了以后又拜。谢着违背了教训的罪。再拱了手在母亲的旁边立着。一直等到他的母亲脸上有了喜色。于是才敢退出去。
  
  二十四、【居仁敬斋】
  居仁主敬。以敬名斋。居丧守礼。骨立如柴。
  【原文】
  明胡居仁、字叔心。余干人。从吴与弼游。其学以求放心为要。心主乎敬。因以敬名斋。对妻子如严宾。居丧骨立。非杖不能起。三年不入寝门。与人语。终日不及利禄。主讲白鹿书院。暗修自守。布衣终其身。
  
  胡子安贫乐道。鹑衣箪食。筑室山中。四方求学者甚众。人谓薛瑄之后。粹然一出于正。居仁一人而已。观其以敬名斋。对妻子如严宾。居丧则三年不入寝门。杖而后能起。其守礼之严。殊不多觏。
  
  【白话解释】
  明朝时候。有一个讲学家。姓胡。名叫居仁。表字就叫叔心。是余干地方的人。跟着吴与弼读书。他的学问。是要搜求放失的本心为主。因为正心、是在乎把一个敬字做主脑。所以他就把这个敬字。做了他书斋的名字。他平常对着妻子们、像见了严肃的宾客一样。他的父亲母亲亡故了。他居丧时候悲泣得很。瘦得身子上的骨头都露了出来。不用拄杖。就不能够立起身来行走。足足的有三年不走进内室的门。他和人家说话。镇天不讲到利禄上去。后来在白鹿书院里做讲道的主教。暗地里修持。很谨慎的自守。终身做一个平民。不肯出去做官的。
  
  【绪余】
   夫礼、德之范也。教人遵上训下。履行人伦规矩也。说文。礼、履也。所以祀神致福也。礼有五经。莫重于祭。故礼字从示从丰。丰、行礼之器也。不知礼。无以立。礼之体。敬为主。礼之用。和为贵。知和而和。不以礼节之。亦不可行也。上则优赐有加。下则鞠躬尽瘁。礼行于君臣矣。定省温凊。出告反面。礼行于父子矣。外内位正。和而有别。礼行于夫妇矣。长幼有序。伯友仲恭。礼行于兄弟矣。乐群敬业。毋相聚以邪谈。礼行于朋友矣。

 

温总理打给母亲的电话 邪淫对家庭幸福的破坏 - 妙吉祥 - wuxin20070717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

随喜恭请  

本图文转载释中庆个人图书馆

音图框引用网络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